问题库

古代的军功制以敌首累计,那是不是把对方的头割下来,是否太残忍了?

張小月丶
2021/6/10 18:37:13
古代的军功制以敌首累计,那是不是把对方的头割下来,是否太残忍了?
最佳答案:

商鞅变法的初期就是以割人头来计功的。后来商鞅发现腰里挂着好多人头去打仗很不方便,于是就变成了割敌人的左耳朵。

每朝每代,实现大一统的王朝,统一全国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不残忍的。

@悟空问答 @论史

特科

2021/6/18 4:28:05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大河话珠玉

    2021/6/20 5:21:55

    古人打仗的时候,战胜的一方总将敌国的士兵尸估收起陈列,筑为京观。

    杜元凯注《左传》有云:“积尸封土于其上,谓之京观。”

    意思就是将敌军的尸体堆在道路两旁,盖土夯实,形成金字塔形的土堆,而不是后来者把人头砍下堆起来,裸露于野数年之久,耸人眼目的场景。

    所以,我们在史书上看到的“京观”,也可以看成“阬之”,又通“坑之”。所以,这就牵出一桩无头公案了。

    见于《史记·白起王翦列传》:括军败,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。武安君计曰:“前秦已拔上党,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。赵卒反覆。非尽杀之,恐为乱。”乃挟诈而尽阬杀之,遗其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。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。赵人大震。

    我们在各个头条网页,都有看到是白起将赵降军活埋的句子,到底是活埋还是先斩杀再埋,这里可以看出来是什么一回事了。


    从列传看出,白起确实是“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”,皆阬之,这就不是活埋了。

    就因为这个事情,白起原先的目的仅仅是“赵卒反覆,非尽杀之,恐为乱”,就一个理由就将降卒全部杀死了,这就是非常残忍的一件事情了。

    当然,如此恶行,白起后来也得到了报应。

    那么,所谓的“阬之”其实也就是变相地“筑京观”了,其目的就是要赵人恐惧,让他不敢兴起与秦国作战的勇气。所以,后世之人,明明知道白起的这一个做法是残暴行为,但是他们却学了个十足十,甚至还有君王操亲自操刀上阵,目的就是让别人来畏惧他的威名。

    五胡十六国时,建立胡夏国的赫连勃勃,也干过筑京观的事情。

    见于《魏书·卷九十五》:刘裕攻长安。。留子义真守长安,屈孑(赫连勃勃)伐之,大破义真,积人头为京观,号曰“髑髅台”

    (骷髅台)

    白起、赫连勃勃都是史书上恶行累累的人,他们这样筑京观,那是人性之恶。但古之名将者,记录在史书上的名声比较好的将领,也有干过这样的事情。破蜀名将邓艾,在绵竹大破蜀军后,也干过这些事情。

    见于《后汉书·卷七十一 ·皇甫嵩列传》:嵩复与钜鹿太守冯翊郭典攻角弟宝于下曲阳,又斩之。首获十余万人,筑京观于城南。见于《三国志·卷二十八》:艾至成都。。。使於绵竹筑台以为京观,用彰战功。

    从一桩桩,一件件来看,京观原来是将在战场战死的敌人尸首收起来,陈列在某个地方,然后在上面积土成堆,为的是显示己方的武功,所以也叫做“武军”,但发展到后来,就发展到了斩杀俘虏来筑京观。

    战争,本来就已经非常残忍了,虽然争伐是受君王所命,这无关于道德,但是还要拿士兵们的尸体来作京观,那就是不人道的事情了,斩杀仍虏就更要不得。

    所以对一些相对有“认知”的将领来说,他们是非常反对这种事情的。

    比如名将檀道济就反对这种做法,见于《宋书·檀道济列传》:凡拔城破垒,俘四千余人。议者谓应悉戮以为京观。道济曰:“伐罪吊民,正在今日。”皆释而遣之。于是进据潼关,与诸军共破姚绍,长安遂平。

    (檀道济)

    由此可见,筑不筑京观,根本无关于国家的兴衰。

    孔夫子说,勇者无惧,智者无忧,仁者无敌,这是非常有道理的。一个国家的兴盛,必然来自于国家内部是否清明,而不是单靠强悍的暴力来镇压民众,但是又有多少崇尚暴力的君王又能明白这个道理呢?

    所以,历史上春秋五霸的楚庄王,对这个种事情就有过高度的认识,他认为,“夫武,禁暴、戢兵、保大、定功、安民、和众、丰财者也。”

    这就是对国家使用武力时最好的定位和思考。(也叫不战而屈人之兵)

    因此,我们如果要去批判“京观”的残暴,还不如去批判战争的残暴。

    歪眼小史工作室

    文——千古

相关问题